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际才的艺术空间

当代著名山水画家,传承岭南画派革新精神,自成一格。

 
 
 
 
 
 

《山色有无中》 2005年 248x129cm

同样钟情于钟灵毓秀的南方山水,同样执著于传统笔墨的变革,当代著名山水画家张际才的山水画,既充满岭南画派写实、饱满、明快的风格,又呈现出不一样的笔墨语言、不一样的特征、不一样的面貌。

汉代扬雄在《法言·问神》中指出:言,心声也;书,心画也;声画形,君子小人见矣。声画者,君子小人之所以动情乎。中国山水画创作也是如此,画家没有传统文脉的传承与思考,没有对自然、对生活的切身感悟与深沉热爱,笔墨就没有精神和灵性。

祖籍南康、长期生活工作在崇义的张际才,对赣南山水之大气、灵秀之神韵,深有体悟,并融化于血脉,形诸于作品,造就了其画作风格的独特审美意趣。他的山水画厚重而空灵,秀逸而雅气,将山水的明艳、灵秀和生气转化为质朴、内蕴和气韵。画如其人,不张狂、不浮夸、不随俗,正如张际才本人,平实、率真、随性,其作品也在平实中现不凡,随意中见法度,呈现出一种难得一见的“自然而然”之美。

清人戴熙在《习苦斋题画》中说,作画有三难:“密易疏难;沉著易,空灵难;似古人易,古人似我难。”又说:“大家在气象,名家在精神,骨性天成,各行其是。”用这两段话来印证张际才的创作,最能看出其作品的艺术价值。看古今山水作品,艳则易俗、浅近寡淡,繁则易僵、简则易弱,而张际才的作品都能繁中求简,简中求繁,看似写实,实则写意,空灵中生出无穷张力,山水迷蒙中有着无限的想象空间。或厚重而生动,或浅淡而华滋,都充分体现出了张际才对画面的驾驭能力和扎实的笔墨功夫。尤其是他笔下的树,堪称画坛一绝,作品中藤萝枝杆曲直疾徐、润涩肥瘦,随意张扬

作者  | 2015-11-4 20:27:18 | 阅读(278) |评论(20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自然而然:读张际才的山水之境

2015-1-29 11:22:43 阅读872 评论77 292015/01 Jan29

读画家张际才的山水,总是给人印象强烈;印象强烈,就说明他已经具有自己的艺术风格。这种个性风格体现在,用自己的笔墨语言说话,有自己的符号性标志,观者一看,就知道这是属于张际才的南派风格山水,这是一个画家艺术风格成熟时的自然流露。

中国山水画要在传统视觉图式的惯性下形成个性,必须有独特的艺术之思。其中造境乃是核心,没有从造景到造境的本事,就谈不上山水画的创作与创新。在宣纸上的二维平面内,只用水、用墨、用黑白营造出三维空间的景物,本身就不是一件易事;由“景”升华至“境”,营造出一种意境和氛围,达到一种高度,就更难。写生固然可以结累经验,但如果只简单摹写,对景写生的景,仍然是不生动的、死板的、零碎的,创作时往往会一脸惘然。于是很多画家闭门造景、搬山移水、种树搭桥,纸上硬造,这种山水,不管描绘得多么华丽,源于哪家笔法墨法,终觉是纸上的山水,概念化的山水,无自然的真切。谢赫六法中的“气韵生动”,本质上就是这种的真切性的要求。

张际才的山水创作,追求的就是这“境”—意境、境界,在他的作品中,总是散发出那股自然的灵气,亲切的氛围。为此,他进行了持续不断的写生,他的写生,重在对自然的感受,不计较一时一景的具体重现,抓住自然中最生动最鲜活的部分,体悟于心,化为己有;又执着于对中国山水画的领悟和思考,石涛的笔墨多样性、黄宾虹的积墨、李可染的宣染、吴冠中的色彩、黎雄才的秀茂---读画三千,终有所悟,经过几十年的磨砺与实践,在造景与造境的技巧与精神把握上,终于走出了自己的路径。

中国画出新何其难,笔墨万千终究是技,“道”才是追求的终极。何为“道”?“道”即作品格

作者  | 2015-1-29 11:22:43 | 阅读(872) |评论(77) | 阅读全文>>

张际才专著《怎样画写意山水》在《中国书画报》连载

2017-5-26 10:53:21 阅读45 评论0 262017/05 May26

《月是故乡明》  2014年  60×97cm

山水画家张际才专著《怎样画写意山水》的部分章节,《中国书画報》从2017年第039期起在“技法探索”专栏以《写意山水画技法研究》为题,分10期连载刋用,以飨读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写意山水画技法研究》(1)

一、前言

  我在多年的山水画教学实践和创作中总结、提炼出一套绘画技法与经验。这里,我力求以精准详实、简明扼要的语言将自己的创作心得分享给各位山水画爱好者,也努力使图例具有更强的实践性和示范性。

  在山水画创作中,我注重师法造化。早年,我曾在赣南山区潜心写生十余载。长期的写生经历使我明白,师法自然能够让自己的笔墨语言得到蜕变,形成具有个性的绘画风格。我生长于南方,作品也大多表现的是南方的山水意境。我的写意山水画传承的是岭南画派的革新精神。我也想将这种精神展现在读者面前,让大家能从中得到启发。从写实到写意,从具象到意象,山水画有着众多的表现形式。就写意山水画而言,展现出笔墨的奔放与洒脱、自然景象的灵动与生气是十分重要的。我们既要保持传统笔墨的内涵,显现出山水画的写意特性,又要巧妙地将传统绘画语言转换到现代语境中,透露出具有时代感的审美气息。

  我历时一年完成了这套技法初稿,后来又不断加入许多新的想法。因

作者  | 2017-5-26 10:53:21 | 阅读(4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我用我法写胸臆:张际才山水册页作品赏析

2017-2-7 14:48:32 阅读72 评论2 72017/02 Feb7

当代山水名家张际才先生虽年事已高,但春节期间仍笔耕不辍,他以身边熟悉的山水景物为元素,完成了此册页(规格:68x50cm x11)作品。此册页作品以他一惯大写意的手法,充分展现了其潇洒淋漓的笔墨意蕴。

他的作品既受岭南派秀茂写实风格的影响,在技法上也受到李可染笔墨结构的影响,但更多是他自己的个性风格,他善于表现对象的感性真实,使画面具有一种朦胧迷茫、流光徘徊、朴茂老辣的特色。

他的作品笔法流畅潇洒,松柔秀拙;用墨大胆,浓淡干湿恰当好处,或笔简墨淡,或浓重滋润,酣畅淋漓,极尽变化。尤其善用石涛的“截取法”,抓住自然中最生动鲜活的部分,以特写之景传达幽远之境,笔情恣肆,淋漓洒脱,呈现一种狂放郁勃的气势。

其山水不局限于师承某家某派,而广泛师法各家之长,将传统的笔墨技法加以变化而灵活运用,注重师法造化,从大自然吸取创作源泉。

笔墨爽利峻迈,淋漓清润,尤长于画树,树枝如银钩铁画,苍劲恣肆,老辣而无火气;枝叶密密麻麻,劈头盖面,丰富多彩,生意盎然。构图讲求变化,或全景式场面宏阔,或局部特写,景物突出,讲求变化。画风纵横排奡,不拘成法,自抒胸臆,极富个性。

他热爱生活,热爱大自然,饱览名山大川,尤喜南方山水,或烟雨苍茫,或树木茂盛,或小桥流水,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,形成自己苍郁恣肆的南派风格。他深研笔法墨法,枯湿浓淡兼施并用,尤喜用线和湿笔,通过水墨的渗化和笔墨的融和,表现出山川的氤氲气象和深厚之态。

有时用墨很浓重,墨气淋漓,空间感强。有时则细笔勾勒,但甚少皴擦;或粗线勾斫,皴点并用,方圆结合,秀拙相生。

作者  | 2017-2-7 14:48:32 | 阅读(72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张际才册页作品选

2016-12-7 17:15:12 阅读87 评论16 72016/12 Dec7

书画册页,成册如书页,是中国书画装裱体式的一种,起源于唐代。册页因画身不大,亦称“小品”,又称册叶,叶册,无需张挂,便于收藏携带,翻阅赏鉴,深得很多中国书画家和收藏家的喜爱。

册页有三种样式,一种是横式画心,裱成上下翻阅的,称为“推篷式”;一种是竖式画心,裱成左右翻折的,称为“蝴蝶式”;另一种裱成通折连成一体的,称为“经折式”(经摺式),较小的竖条称为“折子”。

一般册页均取偶数,少则四开、八开,多则十二、十六、二十四开等,页数再多可分为两册,每本册页的前后各加素白副页(又称护页)两开或四开。从制式上说,册页可分为集成册页和空白册页两类。集成册页是先有页心书画,后经装裱而成的册页;而空白册页则是先预制成的册页。当代画家使用最多的是空白册页。

册页是近观的书画小品,善作册页者需具备较高的艺术修养和绘画功力,册页作品在构图上多截取大自然的一角,但经画家的巧妙处理后,能小中见大,呈现丰富的想象空间,正所谓方寸之间见天地。

一般而言,册页受篇幅所限,更宜于工笔或小写意作品,又因在熟宣上墨彩难出效果,所以一般很少见有册页大写意泼墨,但艺高者仍可以工写结合,相得益彰,在此方寸之地一展胸襟,不为篇幅禁锢,随心所欲而不逾矩。

岭南派山水名家张际才就是一位善于在册页上进行写生创作的画家,这些册页作品创作于2014年—2016年间,多取至写生。他的写生非常灵活,从不囿于自然实景,不纠缠于一树一枝一山一石,而是抓住自然和生活中最鲜活的部分,最能激发灵感的部分,以大写意的表现手法,勾勒出一幅幅散发出浓郁的泥土气息的乡村图景,笔墨老辣、潇洒,看似随意,实则经过了巧妙的构思。

作者  | 2016-12-7 17:15:12 | 阅读(87) |评论(16) | 阅读全文>>

“岭南画派” 其实从来就不是一个“派”!

2016-8-29 14:39:28 阅读133 评论12 292016/08 Aug29

黎雄才作品

[概 要] 岭南画派为一个画派已经是一个过去时态,但作为一种风格仍在影响着当代中国画的发展。

“岭南画派” 其实从来就不是一个“派”!

就拿岭南画派创始人“二高一陈”来说,他们自己从来没有叫过“岭南画派”这个名称。据方人定在遗稿《岭南派画历史》中称:“我在1924年从高剑父学画,至他1951年逝世,都没有听他说过岭南画派的名称。这大概是北方人见这种有与北方人所画有些不同,北方惯称广东为岭南,不约而同称之为岭南派罢了……”高剑父的另一学生黎葛民在《广东折中派画家陈树人、高剑父》一文中也说:“高、陈在世时,均未尝以‘岭南派’自居……将广东的折中派画家安上‘岭南画派’的称号,这是不够恰当的。另据关山月回忆说:当时高、陈诸先生对“岭南画派”这个称号,并不满意,因为它带有狭窄的地域性,容易使人误解为只是地区性的画家团体。更主要的,它没能体现出吸收外来营养使传统艺术发扬光大的革新国画的理想。所以剑父先生从来没使用过“岭南派”这一名称,而宁可自称是折衷派”。

另一个有意思的事是,从“岭南画派”早期画家分散结社、办学情况看,从最早(1912年)高剑父与兄冠天、弟奇峰、剑僧到上海办的《真相画报》和审美书馆,到后来的广东国画研究会、春睡画院、美学馆、广州艺术会、六人画会、威尼斯美术研究社、民间画会、 广州美专、香港艺专、岁寒社、香港美学院、洁社、再造社、协社、私立南中美术院、今社画会等等,从来就没有一个叫过“岭南”的。

“岭南画派”这个指称直到上世纪50年代才第一次出现,确切地说,是郑振铎1958年为《中国近百年绘画

作者  | 2016-8-29 14:39:28 | 阅读(133) |评论(12) | 阅读全文>>

中国画 你真的拒绝色彩吗?

2016-8-24 11:55:35 阅读169 评论9 242016/08 Aug24

张际才作品

中国绘画也称丹青,可见色彩在国画中的重要地位。事实上山水画中的“青绿山水”早已经成为国画艺术中的重要传统,唐宋绘画在色彩上更是曾经灿烂辉煌一时,自元以来,随着文人画的兴起,中国画就基本不谈色彩了,随着近现代西方艺术的影响,国画的色彩才逐步焕发出新的面貌,但色彩在当前已经水墨化了的中国画中要发挥出自己特有的魅力,特别是在当代审美语境下如何创造出国画的色彩空间,仍是一个需要艺术家不断探索的领域。 

    关于传统色彩观。两汉时期,孔子将色彩分为:正、杂、美、恶四色,赋予伦理内涵和尊卑标识。当时在学术里尊孔重教,绘画题材注重社会功能性。魏晋南北朝时期,谢赫在《古画品路》中提出了“六法”,以总结我国古代绘画的理论与实践。里边的“随类赋彩”阐述了中国绘画色彩的理论和实践。

元明清时期,中国画色彩趋势衰落,因文人画家崇写意,追求清雅简逸,用极淡的水墨着色,将墨色作为特殊的表现手段来体现朴素单纯的色彩效果。其实,墨分五色也是意象性的色彩,是以墨色象征物象的色相和色阶的一种审美意识。

文人画为什么会排斥绘画使用色彩?原因似乎很简单,第一,文人画家大多数不会重彩,既然不会,难免心虚,要说点什么来遮丑,在传统国画评论中,总是喜欢把色彩浓重的作品评为俗,把纯水墨作品评为雅,因为评论的话语权掌握在文人画家手中。第二,重彩画法的高难度,让文人画家望而生畏。在传统绘画中,一般说到重彩,都说工笔重彩,很少有说写意重彩。工笔画,无论山水,花鸟,人物,走兽,要求造型的准确,色彩丰富。色彩丰富带来一个问题,如果

作者  | 2016-8-24 11:55:35 | 阅读(169) |评论(9) | 阅读全文>>

当前中国画到底缺失了什么?

2016-7-22 17:09:56 阅读118 评论8 222016/07 July22

张际才近作

在互联网化的知识碎片时代,我们经常忘记常识,所以这个话题是基于中国画的基本常识说起---

一、笔法、墨法的缺失

       笔墨是中国画造型的基础,也是之所以叫中国画的基本依据。早在谢赫《古画品录》的“六法”中就强调“骨法用笔”,现代大家潘天寿也说:作画要写不要画;吾国绘画,笔为骨,墨为肉,色为饰。

所谓有以书入画,就是强调画要有线条,要有提按、顿挫、藏露、波折、粗细、疏密等的变化;有墨法,就是用墨要有浓淡、干湿的变化,所谓“运墨而五色具”。古人说:有笔有墨谓之画,也就是说中国画是有笔有墨的,或者说,有笔无墨或有墨无笔,都不能算是好的中国画。

但当前中国画的缺“笔”、缺“墨”现象令人堪忧。现在很多画家都很聪明,或者等不起,不愿下死功夫练好基本功,他们喜欢打着创新的旗号走各种捷径。其中缺笔现象最为严重,很多画不见线条,或下笔如幼童;有用大块色彩去涂抹的,有用扫帚等各种工具去泼墨的,美其名曰:意象、幻象,等等。还有的,走极简路线,“逸笔草草”了事,以“拙”藏拙。有的干脆就把笔、墨纯粹当做一种材料,宣纸也不用了,转而借助各种工具在处理过的材质上反复磨、不断改,精心“炮制” ,完全不见笔踪墨影。还有的,直接把国画当作素描、油画、水彩来画(这得益于多年的美院教育!)。说穿了,其实这些都是一种投机与取巧。前人所谓“笔精墨妙”的基本要求,早丢到瓜咕国去了。

二、精神与文化的缺失

什么是中国画的精神?根据大画家傅抱石的观点,一是超然的精神,绘

作者  | 2016-7-22 17:09:56 | 阅读(118) |评论(8) | 阅读全文>>

关于“写生”的误读:速写化和套路化要不得

2016-4-19 21:03:50 阅读177 评论21 192016/04 Apr19

张际才写生作品

“写生”似乎成为中国画的学习的必备途径,“写生”类作品成为许多中国画家的主打作品。“写生”的泛滥,带来大量模式化与套路化的所谓“写生”作品,千人一面,是对中国画“写生”概念与精神的曲解与误读。突出地表现为两种倾向:一是纯以西方素描的方法写生,以高度写实的方法机械地描绘对象,造成笔墨表现的缺失与意境传达的低级趣味;二是虽然用传统笔法直接描写对象,但缺少自然生气,提炼不够,模式化与框架化严重。

从学术概念的演绎来看,“写生”纯粹是从西方引进的一个概念,其中夹杂着大量西画写真的观念。虽然古人有“师造化”之说,传统画学中也有“应物象形”与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的观点,但真正意义上的“写生”概念源自西方,在20世纪初西风东渐的历史背景下引入中国,并逐渐成为美术院校西画教学的核心观念,在中西绘画融合的环境中,又成为中国画的教学观。可以说,传统画学从来不强调“写生”,而是注重“师造化”,其核心对应的观念应该是“写意”。这就是为什么古人会把“气韵生动”置于画境的首位,正是基于人与自然的认识。在古代核心的山水画观念中,无论是荆浩、关仝画中太行,董源、巨然写江南山水;还是范宽的终南景色,米氏父子雨景山水,传达的其实是一种山水即我,我即山水,把人与自然山水融为一体的理念,于是他们作品的“写生对象”以及“像不像”已无关紧要,关键就是心中山水是否“气韵生动”?所以传统画学将对自然的“观照”与“体悟”放在首位,讲究自然山水与画家心灵互融与神会,而至高境界就是顾恺之所说的“与山川神遇而迹化”。

张际才写生作品

因而,中国画“写生”的关键一是

作者  | 2016-4-19 21:03:50 | 阅读(177) |评论(21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北京市 海淀区 巨蟹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当代山水画家,自由画者,传承岭南画派革新精神,自学成才,自成一格。作品润格:10000元/平尺。工作室电话:0757-81635282 15363303666。地址:广东佛山市南海39度空间艺术创意社区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